快捷导航

评海上花电影:站不起来的孩子,不伦不类的演绎

发布时间:2019-08-02 20:34:57

侯孝贤拍的这部张爱玲编译的《海上花》我感觉看完是三个男人的故事,一个是羞涩的青涩的小男孩,一个是多情的公子,一个是老道周旋的老爷。三个男人面对官人的三种态度,一个是尝试体验,一个是用情很深,一个是了然世故。三个不同年龄段的男人,面对三个不同年龄段的女人,有年轻气盛的双玉对五爷,有傲娇多心的沈小红对王老爷,精明的翠凤和大方圆滑的双珠,还有一切事不关己的张慧贞,他们都淡淡的,没有很强的感情起伏,可是话语间,从抽烟的动作,坐姿,吃饭的样子,唤下人的口气,可以看出他们的情绪波动。梁朝伟饰演的王老爷,对着沈小红说你不要不开心,我不想看你因为我不开心。还说你说没有就没有,有没所谓呢。这样淡淡的口气,却自己偷偷落泪,当他呛到烟油,也没有沈小红关心的时候,就像一个孩子一样失落了起来。没有告别,没有不舍,就好像是那个时代一样,渐行渐远,离我们很遥远起来,却也不妨推开门去看看个究竟,不过是男男女女,来来去去,罢了。—喜欢这样有方言,有味道,有特殊气味,承载一个时期,一个年代独特的魅力,无关乎好坏。

很少有像《海上花》一样,让我看了第一遍之后,立马决定有时间要去看第二遍。结果最后我竟然无声无息地看了三遍,甚至去寻了原本小说来比对。

我之所以知道它,是因为张爱玲,她曾将《海上花》的沪语版翻译为白话文,但彼时我并无看它 的兴趣,只觉得是个好听的名字而已。而之所以想看它,是因为阿城。他和侯孝贤是故交,是知之甚深的好友,连他都暗搓搓地期待,海上花究竟能开出什么样来,我必是要看的了。

“好像只是用铅笔在纸上擦来擦去,一个就拍完了。”他说的是特吕弗,我觉得他是在变着法儿夸侯孝贤。结果我自己一看,果然是“素读”

波澜不惊的,行云流水的,几朵明艳的花就在这水波上飘着荡着,这部就结束了。看得人是怔怔的,莫非?怎会?然而它毕竟已经结束了。只余给人一丝莫名的愁绪,但也只是淡淡的,风一吹就散。

这大概就是海上花的底色。它不是讲故事的,它是来讲感觉的。给你一点若有似无的惆怅,让你又忧伤又快慰,这便是他的目的了。

再看第二遍。就发现了酒桌上觥筹交错间似乎矮人一截的王莲生,戚戚然微笑着,不发一言,明明是欢乐场,独他一人连眉毛都往下耷。嚼一块吃食在嘴里半天都还无法吞咽下去,等到终于可以吞了,却已经失去了滋味,岂不是王莲生的落寞所在?然而沈小红是不懂的。

原著中有一极其精彩的情节,是为“沈小红拳翻张惠贞”“看的人蜂拥而至,挤满了一带前轩。”如此的大场面,侯孝贤却故意隐去了,只在王莲生与张惠贞日常对话中,我们得以窥见这二人的不和。女人间的争风吃醋,懂的人自然懂,不懂的人多说也无益,若是添了一笔,倒不像这部了,好像一池春水吹皱,沉静的氛围突然被打破,蓦地突兀起来。

你看这些女人们聒聒噪噪,男人们周旋其中,本该是市侩的,讲的也是与的故事,氛围却是沉静,是布景音乐灯光缺一不可。

那是1998年,服化道已经精致得非同小可,怎么到了2018年,20年的光阴,望起来不进反退呢?但凡注重了一丝细节,都要去拿给观众看,求夸,怕别人看不见自己多尊重史实,观众也非常乖巧地鼓掌,全然忘了这是干这行的本分。

第三遍就发现,最喜欢便是一开始划拳喝酒的场面。镜头不放过每一个人,你来我往,你进我退,各家欢喜各家忧愁,就在这一方长桌上摆着了。

仿佛这是整部的高潮,整部片子越来越静,铅笔划得越来越轻,甚至于最后,就是人坐在椅上,画面慢慢地转黑了。

相关电影介绍:

海上花

该片改编自张爱玲曾将其“翻译”成国语的吴语小说《海上花列传》。上海英租界一所名叫“长三公寓”的高级妓院里,红倌人沈小红(羽田美智子)、黄翠凤(李嘉欣)与周双珠(刘嘉玲)心事迥异,一个想同某个男人建立长久关系,一个一边与多个男人斡旋,一边秘密锁定其中最有闲有钱的一位,想其 将来帮她赎身,另一个心地仁厚,却又看破红尘,觉得人生不过如此。 几个女人用生存、竞争与心计作武器参与两性(同性)斗争,来到妓院狎妓的男人则抛出金钱、权力与性,见招拆招。